泛凡

爱成一句傻话,活成一句废话

他们的二十年




※食用注意※

CP:陈信宏×温尚翊

设定:半架空 现实向 

其他:短篇 清水 HE

警告:窝才不告诉你窝是暗恋小雄才用这种文体的OXO。

BGM:就<干杯>好了。
http://www.xiami.com/song/1770692720

弃权声明:角色本身不属于我,文章只为表达我对他们的喜爱。

※以上※



楔子


这是他们相识的第二十个年头。


1991到2011。


十五岁的他们到三十五岁的他们。


那么多年,人始终会变。


但他们对彼此的感情就像是他们对音乐的执著一样。


即使会变,但永远不会断。


他们记得那时说好的。


不论怎样。要一直在一起。


此文献给一起经历了二十年的他们。




Part 1



是关于两个少年的故事。


作为梦想者与开拓者的勇敢少年。


在生命最初的十五年里,故事里的两个少年并不相识。


那时的他们与同龄人一样。一样平凡的存在着。


一样去念书。一样的学校与家里两点一线。


这样的平庸持续了整整十五年。


他们也并没有感到厌烦。


在主观意识里生活好像就应该这样。


直到他们相识的那一年。


彼此的相识让少年踏上了与原本被规划好的未来完全不一样的路。


他们选择一起追逐梦想。


嗯。一起。


他们的梦想与青春即将拉开序幕。


真正意义上的生命。要开始了。




Part 2


最初将他们联结起来的是学校。师大附中。


准确来说应该是附中的吉他社。


脸上写满了兴奋的少年望着吉他社的学长们。


扫过琴弦的手指。缓缓流淌出的旋律。和上嘴里唱着的歌词。


少年决定要进憧憬已久的吉他社。


下课后急匆匆跑到吉他社。


在报名表上认真得写下自己的名字。


然后再小心翼翼得交还给学长。


他扬起嘴角走出吉他社。


此时另一位少年走进去。也在报名表的空白处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的名字接在他的名字后面。


778班 陈信宏


776班 温尚翊


扰攘的校园里。音乐教室里传出的琴声。操场上篮球掉到地上的闷响。


夏季最后的燥热与逐渐逼近的秋日微凉纠缠着。


清澈的风兜着圈子,绕出一个又一个透明的弧度。


像是后来诞生在少年笔尖下的歌词。


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从头到脚趾都快乐。




Part 3



同样在吉他社的他们很快就认识了。


少年们谈到自己的偶像便兴奋起来。


Beatles 。U2 。Bon Jovi 。Guns & Rose 。


在这个年纪的少年们最多的就是精力。


一拍即合的他们从社团活动一直聊到放学。


总觉得这么点时间远远不够。


于是决定到一方家里去继续。


第二天两个人挂着大大的黑眼圈一起到了学校。


他们昨天聊了整整一晚上。


所以才说这个年纪最多的就是精力嘛。


不过他们两个成为死党这件事情让学校里不少人都震惊了。


啊。还没讲关于他们个人的一些事情诶。


陈信宏。成绩差到不行,尤其是数学。


联考时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考上这所理想中的学校。


温尚翊。学校里数一数二的尖子生。老师同学都很喜欢。


联考时数学是满分。


他们又是一矮一高,一黑一白,一个开朗一个略显冷漠。


在别人眼里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但是这些都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


他们是被梦想与音乐联结在一起的。


他们对梦想与音乐的执着是坚韧的。


不过。


真的只有梦想和音乐吗?




Part 4



那些最早的日子里他们是青涩懵懂的。


谁都没有察觉有什么异样。


但不知名的情愫在心中的某个角落疯狂地生长着。


一点一点。对方的身影夺走了视线。霸占了脑海。


逃课途中会下意识绕到他的教室。


看着他一脸认真得听着讲台上老师的讲课。


不时写下些笔记,都是些自己看来根本就是外星球语言的东西。


心里有什么泛起层层涟漪。


然后扬起嘴角带着安心的笑容转身离开。


放学后迫不及待要找到他的所在。


看见教室里就只剩下睡过头没有听见下课铃声的他。


轻手轻脚得走近,把书包放在他前面的桌子上。


自己坐下,然后转过身去静静看着他。


一会儿拨拨他的头发,一会儿在他面前做鬼脸。


然后故作镇定。不想要被他发现。


等到他醒了之后总会讽刺两句。


接着问他要不要去听听看自己新买的专辑。


放学回家的路上尽管不同路。


但他总会陪他走到家门口,然后再回头走向自己的住所。


他很喜欢看着夕阳染红他笑得很灿烂的脸庞。


他很享受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


他在打篮球时他总是拿着书在操场边坐着陪着他。


但在打球的那位却总要另一个别来。


问他理由的时候却总是答不出混过去。


此时少年心里暗暗骂着。


「你在旁边的时候我没办法专心,老是会把注意力放到你身上」


如果说把这样的理由讲出来会很奇怪吧。尤其在两个男生之间。


日常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他们慢慢陷进了一个甜蜜的沼泽。




Part 5



( 阿信 side )


了解到对方的心情是在某次喝醉的时候。


朋友失恋了。借酒浇愁。


一帮子人陪着。但还是怎么劝也劝不听。


到最后该醉的都醉了。该散的也都散了。


两人也觉得是时候该回家了。


酒量好的都已经有些迷糊。


然后在一堆‘尸体’中找到那个平时从来不喝酒的。


少年看见瘫软在排挡桌子上脸通红的他。


无奈摇摇头托起喝得烂醉的他向回家的路上走去。


路上少年开始抱怨起来。


『陈信宏你别给林北装死快起来。』


『陈信宏你怎么那么重啊要压死林北了啊。』


『陈信宏你家马上就到了回家记得洗完澡再睡觉别早上醒过来还一身酒臭。』


喝醉了的他一语不发。


没有醉到要睡过去的地步。


他的胸膛贴着少年的背脊。很微妙的触感。


明明比自己要小一号还硬撑把自己背回家。


略显沙哑的声音一直在念自己。


其实很享受类似这样的亲密动作。


他喜欢上了少年。


他也是最近才察觉的。


他发现自己注意着少年的一举一动。


少年的一颦一笑都深深刻在自己脑海里。


看到跟少年亲近的不论是女生还是男生一概冷脸相对。


他发现自己的行为怪怪的。


然后想起吉他社的那群人开的玩笑。


说社长和副社真是好般配啊。


他嘴角勾起。


但是不能让少年知道。


他想着。眉头紧锁。


要是让少年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他会不会讨厌自己。


要是让少年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早就超越了友情会怎么想。


不敢想象。


只要能这样每天每天陪着少年身边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


不敢奢求更多。


他害怕。


害怕连现在拥有的早晚也会消失。


借着这个机会借酒浇愁一下。


少年应该不会发现的吧。


可是他似乎忘了酒喝多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少年放下背着的他。


弯着腰喘了好久的气。


『喂你家到了快点把钥匙拿出来开门啊。我走咯拜。』


『我没带钥匙。家里也没人。』


少年挥手的背影僵住。


转过身来脸臭的很。


『干!刚才在路上你不说现在到你家门口才说!陈信宏你耍林北是不是?!』


少年尽管嘴巴里一直在念但还是重新背起他。


『算了。林北气量大不跟你计较了。』


『你今天就住林北家里吧。我妈去乡下探亲了家里都没人,不然才不会让你来打搅咧。』


『对了。你今天发什么疯喝那么多酒。』


少年感觉到背上的重量没有了。


回过头被脸还是红红的他皱眉盯着。


他想要赌一把。赌很大。


『阿翊。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他露出少年从未见过的认真表情。


少年也不知不觉得跟着认真起来。


深吸一口气。

『阿翊。我喜欢你。』他的声音没有很响。


他发现少年听到之后心脏开始狂跳。


他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点希望。


看着他的眼睛少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少年背过身去。


『陈信宏你肯定是醉了不知道又把林北当成谁在乱讲话了。』


再次拉起他开始走。


被背着的他依旧沉默。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尴尬。


到了少年家里。


少年关上门。把他丢到沙发上。


『陈信宏你快给林北滚去洗澡。林北家里不接受浑身酒臭的。』


少年转身想进房间给他拿自己的睡衣先穿着。


却不料被他捉住手。


『阿翊我喜欢你。』

『陈信宏那么长时间你酒还没醒啊。别胡闹了。』


『阿翊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陈信宏你别给林北胡闹了真是……唔……』


没等少年说完他的手一把拉过少年。


被搂进怀里的少年一脸惊异。


还有。脸很红。一点点惊喜的期待的感觉。



呼。他的内心松了一口气。这一把赌赢了。


然后放心大胆得吻下去。



( 怪兽 side )


他在听到那人跟他说“我喜欢你”的时候脑子里嗡一下炸开。


背过身去不让那人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


他听到这句话之后惊喜无比。


他一直以来都喜欢着那个人。


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


但他不知道是否应该回应。


他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他也一直都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


他喜欢看辣妹。


但只是欣赏而已。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感兴趣。


然后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那个人。


终于知道为什么就算对着身材再火辣的妹都提不起兴趣了。


原来自己喜欢男的。


原来自己是个同性恋。


他困惑很久很久。


同性恋这样一个词意味着什么?


尽管已有不少人认同但始终有人排斥。


可能会被社会被家人排斥歧视。


更何况他是家里的独子。


如果他要跟一个同性共度一生那他的父母会怎么想?


而且他喜欢上的那个人被同学戏称为「万佛朝宗」。


这样的他会跟自己是同一类吗?


如果不是一类人,那被他知道自己的想法会不会被讨厌?


他不敢想象后果。


不管是在一起之后或是对方根本没有这个意思。


他跟自己说要把这样一个秘密永远放在心里。


可是当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对着自己说出『我喜欢你』的时候。


可是当自己被那个人搂在怀里能够清楚感受到对方的体温时。


可是当那个人的柔软的唇瓣贴上自己的唇时。


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去他妈的道德伦理观念社会看法。


他沦陷了。


他热烈得回应着那个人。


不要去想。不要去管。


管他以后的路会有多难。


至少此刻可以真切得感受到那个人的体温。


他听到那个人用他所迷恋的声音呼唤他的名字。


他感受到那个人在他而后温热的鼻息。


他感觉到那个人因他而起的欲望。


至少此刻能和那个人一起沦陷。这样就够了。


 


Part 6



后来他们一直在一起。


他们跟其他三个好朋友一起组团出片开演唱会。一起完成了梦想。


他们一直瞒着其他人。


团员。经纪人。家人。


他们以为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但在发现在练团室里动手动脚的时候。急着想要解释。


却被团员和经纪人的一句『以后小心点别被记者拍到』给怔住。


他们不好意思得笑笑。然后看着对方。


他们清楚彼此的心里在想着什么。


团员和经济人都是他们的朋友。同一辈的。


他们可能会理解。可能一开始会有排斥的,但也会很快接受。


但是长辈呢?自己的父母呢?


一直害怕的想要逃避的问题始终还是要面对。


他们觉得是时候该坦白了。


因为他们不再是十几年前的年少轻狂。


他们是认真得想要和对方长相厮守一起度过下半生。


他们很认真得找了一天和一方的父母坐下来谈谈。


他觉得跟父母坦白很难开口。


简直比当年跟现在紧抓住他的手的人告白还难。


先深呼吸。


『爸。妈。我跟阿翊在一起。很久了。』


他看着妈妈脸色很平静。爸爸则是紧皱着眉。


四个人的餐桌上气氛有些尴尬。


很安静。只有电视里的主播一刻不停得讲着。


『唉。总算是肯讲出来了吗。』妈妈开了口。


他们惊讶得看着父母。『爸妈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


『呵。在你大二那年你妈路过你们学校的时候看到的。』爸爸拿起筷子夹了菜。


『那么……你们同意了……吗?』小心翼翼得开口问。


妈妈摇摇头微笑道『一开始是会生气啊。后来看着你们俩走过了那么多。想不同意也难啊。』


他们心头的大石落下了一半。


但是还有另一方父母呢。


他的母亲还躺在病床上。


每次关于母亲的事情他总是会妥协。


两人都很担心很害怕。


于是先去找了父亲。


作为律师的父亲一向很冷静。


听到了以后一怔。没有过激的反应。


低头想了很久。


然后抬起头盯着他们,缓缓开口『你们是认真的吗?我说不……』


他感觉到对方在桌子下面握住他的手被拿了上来。


握着他手的人认真得看着自己的父亲打断了父亲的话。


『温爸爸,不论您怎么看,我和阿翊一定会继续在一起。我们只是来通知一下。』

父亲笑了。『看来是认真得啊。随你们吧。』


『爸,谢谢。』他看着父亲。


『但是你们想过即将面临的是什么吗?』


他觉得父亲总是用很平静的口气讲很严重的事情,使得事情感觉起来更严重了。


『先不讲你们作为艺人怎么面对歌迷好了。你妈她……』


没有说下去。但是大家都知道。




Part 7



他回了家。不是他们两个的而是母亲所在的家。


他看见母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知道母亲能够听得见能够感受这个世界。


但是无法给出回应。


一躺就躺了那么多年。


他不知道母亲是否会同意。


完全未知。


他很害怕。


并不是害怕知道这个答案。


他害怕的是自己知道这个答案后的选择。


如果母亲没有同意。甚至是斥责。要拆散他们。


他害怕自己会选择离开相守了十几年的恋人去做一个孝顺儿子。


他不想重蹈覆辙。


他觉得自己愧疚于母亲。


由于自己的疏忽而让母亲患上了如此的重病。


他不想要再一次离开这个最亲的家人。


但是他也很爱他的恋人啊。


他不想离开母亲同时也不想与恋人分开。


他觉得此时自己的脑袋里有太多种感觉在纠缠。


像是一团乱糟糟的线杂乱无章得绕在一起。


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


他突然想看看相簿。


拿着相簿坐在阳台上看。


手边还有几罐啤酒。


在母亲病了之后他就看相簿喝啤酒。


来代替当初母子俩把酒言欢。


不过他没有一次是完整地看完。


有时因为喝太多醉了。


也有时是看着看着就哭出来于是就看不下去了。


他慢慢地翻着相簿。


一页一页。


照片按年份排列。


每一张照片下面都认真地标注了时间地点事件。


刚刚诞生的他躺在暖箱里面。因为是七个月的早产儿。


被带回家第一次洗澡的时候。


满月酒的时候。


学会走路的时候。


然后背起书包开始上学了。


幼稚园时与家长同行的春游。


国小的家长参观日。


国中时一起参加毕业典礼。


每次他看到这里就看不下去了。


因为后面有很长一段接近空白。


高二起就开始忙于和朋友一起。


他意识到自己从那时就开始逐渐忽略母亲。


他会懊悔。会悲伤。会哭泣。


他喝了几口冰啤酒冷静下来。


决定好好地把剩下来的几页看完。


有自己弹吉他时候的。


过生日时的。


朋友们来家里玩的时候。


后来第一次的演唱会。


第一次的签售。


大鸡腿成立的时候。


还有制作专辑期间来给他们送东西时候拍的。


然后他终于翻到最后一页。


从未看过的最后一页。


这是目前为止的最后一页。


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三个人。


他和他母亲,还有,他的恋人。


指腹隔着一层透明塑料纸轻轻摩挲着照片。


他记得那是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拍的。


他盯着照片出神很久。


回过神来。他轻轻抽出照片。


有一张纸跟着照片一起掉出来。


是许久未见的母亲的字迹。


原来母亲早就知道了。


是所有人当中最早的。


母亲说只要他幸福就好。


母亲还说阿信是个好孩子呢。


母亲也是预料到了自己擦病情才写下的。


他一直愣在那里。


直到裤兜里的手机开始震动听到恋人好听的歌声。


他慢慢拿出手机接听。


是他的恋人打来的。


『阿翊。』电话里恋人在叫着他的名字。


他没有出声。就这么拿着手机看着信纸和照片。


『要不要我来接你回家?』


『好…好啊…』他讲出口以后才发现自己有些哽咽。


他发现信纸上有几滴泪。

『阿翊,你怎么了?』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他刚才轻微的哽咽。


『没,没什么。』他用袖口抹了抹脸。


白色衬衫上沾染了大片的泪。


『胡说,我听到了哦,快点来开门,不开门我就自己进来啦。』对方有些焦急的声音。


他走到客厅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他看见恋人站在玄关。


玄关有灯光照着。


恋人看见他摇摇头挂断了手机。


他走过去抱紧他的恋人。


『阿信。』他用力地呼吸着。


『嗯,我在。』恋人揉揉他的脑袋。


那双手给他的温暖感觉他很喜欢。


然后那双手放到他的肩上。


稍稍拉开些距离。


拉开到他们可以看清对方面容的距离。


恋人看见他满脸的泪痕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了?』恋人用手抹掉他脸上的泪。


『没什么啊。』他把那张信纸递过去。


恋人看了信纸上的内容。


然后笑了。


他看着这笑容。


多美。心里暗暗道。


他感觉很骄傲。


自己的恋人笑得那么好看。


而这笑容为自己所拥有。


好高兴啊。


这样想可能有些幼稚有些肉麻。


但他还是忍不住就这样想了。


他觉得自己好幸福。


恋人看着他有些好笑。


明明都同意了啊。


哭什么啊真是。


还老是强调自己是个雄性。


有哪个雄性那么经常掉眼泪的啊。


不过很可爱。


他微微低着头自顾自得傻笑着。


恋人看到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捏捏他的脸。


看起来略显消瘦的脸捏起来很舒服。


『老实交代,你又在想什么啊。』声音里带着宠溺。


『在想你啊。』他抬起头看着恋人。


他笑得很高兴。像个孩子一样。很单纯的喜悦。


『阿信。我爱你。』看着恋人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恋人把他搂紧怀里。


『嗯。我知道。』双臂搂得紧了些。


他觉得此刻的一个拥抱比什么都好。


不需要甜言蜜语。不需要肉体的结合。


只要一个充满爱的温暖拥抱。



他想想就觉得以前自己的想法以及做法好傻。


瞒着家人和朋友。


做什么都是偷偷摸摸的。


还不信任那些和自己最亲的人们。


那种不信任应该很伤人吧。


他这么想着心中有些愧疚。


他拉着恋人走到母亲的床前。


『妈,谢谢你。我们会好好地在一起的。』声音和眼神都很坚定。


『我会担起责任好好照顾阿翊的。』


他们都笑得很开心。


但是接下来的一句话——


『岳母大人您就放心把阿翊交给我吧。』


他脑袋上冒出好多个十字路口。


『陈信宏!!!那个岳母大人是怎么回事?!林北说了几遍了我是雄性啊雄性!!!』




Part 8



故事到这里就基本结束了。


也许不应该把这个称为结束。


严格来说故事还在继续上演。


是现在进行时。


我也在等着这个故事继续连载。


大家一起期待吧。


首先期待一下□月△日的头版。


「亚洲第一天团鸟○开唱 主唱向吉他手求婚 十万歌迷逼婚」


这样之类的标题。




- The End -




后记



好吧这篇终于折腾完了TUT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到底2011和2012哪个才算是他们相识二十周年。


所以才在2011最后一天上传了第一篇。


但是没想到一个小短篇居然搞了两个月= =。


好吧我承认是我太懒。


这篇当中有几段还卡了蛮久的。


比如说告白和见家长。


本来只想写高中生的热血青春这样。


没想到拖着拖着就拖到出柜见家长了OTL。


其实见家长这样的话题好严肃的。


写的时候修修改改好久QAQ。


于是还有OOC什么的BUG什么的就请大家无视吧0w0(喂泥垢


不过真的有人看么……(瞄了瞄可怜的浏览量和为0的回复然后默默擦眼泪


好吧不管有没有人看我都会继续写文的!(握拳


但是如果有人看就请大发慈悲地支一声吧。(对手指


最后谢谢观赏=3=。(鞠躬



Written By Fan. 

2012.02.11



P.S.首发于百度空间


评论(2)
热度(11)
©泛凡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