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凡

爱成一句傻话,活成一句废话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食用注意※


CP:信兽


设定:现实架空向


其他:短篇 清水 HE


BGM: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 五月天
http://www.xiami.com/song/1770692721
 

弃权声明:角色本身不属于我,文章只为表达我对他们的喜爱。


※以上※




< 你说呢 明知你不在还是会问 空气却不能代替你出声 >

 


这是温尚翊失去陈信宏的第二十三天。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曾经是他们的家。

从包里掏出钥匙,午夜时分宁静的走道里只有金属钥匙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钥匙插进锁孔。旋转。开门。走进。关上。

他对着仅有着一些透过窗户进来的月光的房间说了一声。我回来了。


没有一如往常的撒娇的娃娃音回答他。只有自己养着的猫走过来看着自己。

猫的眼睛在夜里显得特别的亮。

走过去揉揉猫咪的黑色脑袋,无奈得扬起嘴角,轻声说道:『喂,连你也不回我句话吗?』

黑猫似乎懂了他的意思,但只是敷衍的叫了几声,然后抬起头看着他。

『啊原来是饿了呀。』把包放在地上,一只手托起很小只的黑猫走进厨房。

黑猫的尾巴翘着,摆了几下。


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倒进碗里然后放在黑猫的面前。

他轻笑着看着猫咪粉红色的舌头舔着牛奶。

冰箱门没有关,暖橘色的光照着黑猫。原本乌黑的毛此刻变成了栗色。

 

他想起了陈信宏。

他温尚翊都不想要再想起陈信宏的名字。

但还是挡不住。


陈信宏总把头发看得很重要。以前除了自己没有人敢动他的头发。

他以前有染过头发但是后来就没有了。他说染头发会影响发质。

在平时他的头发都是乌黑的。但在阳光或是灯光下会变成栗色。


猫咪停下了。静静看着盯着自己发呆的主人。

喵。喵。主人你怎么了?

黑猫看见主人看着自己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主人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黑猫看见主人的眼睛里流出了透明清澈的液体。主人你很热吗?眼睛都流汗了。

 

温尚翊觉得黑猫看着自己的无辜眼神很像陈信宏跟自己撒娇的时候。

他的大脑慢慢被属于陈信宏的片段侵占。

『阿翊。我们分手吧。』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却又不带任何情绪。

『这是请帖,希望我结婚那天作为兄弟你能来。』那个人好看的脸庞一如既往的好看又冷漠。

 

兄弟吗?

温尚翊一直都搞不懂为什么陈信宏会变得那么快。

明明前一天还是用着那种娃娃音跟自己撒娇。

明明前一刻他还明显感受到陈信宏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宠溺。

明明刚才一切都还是那么美好。


温尚翊从未想过他们有一天会变成这样。

他的鼻子发酸,视线慢慢变得模糊起来。心痛如刀割。

压抑了那么久他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他知道骗得了身边的人骗不了自己。

他不相信那个人居然会离开自己。

他不相信。




< 你走后 爱情的遗址像是空城 遗落你杯子手套和笑声 >



温尚翊从梦里醒来。
睁开眼。松开攥紧被单的手。

房内一片漆黑。这一夜连月光也是那么惨淡。

嗯?怎么天还是黑的?

他不清楚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摸索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

迷迷糊糊得看到闹钟上显示AM 01:30 。

对于作为陪着那些歌手没日没夜的操的创作人兼录音师的他来说这时间还真的蛮早。


诶。不对啊。自己好像是两点多把专辑母带弄好的才对啊。

又拿起闹钟看了看。靠北哦已经是第三天半夜了诶。

他慢慢坐起身来。然后掀开被子站起来。

还是先去刷个牙洗把脸吧。肚子好像也有点饿了。

 

走进洗手间打开灯。

住在录音室的几天都没用的洗手间干净整洁。

他其实是个很邋遢的人。

那种不到家里变成垃圾站然后臭气熏天就绝对不会想起来整理的人。


这样的整洁。他皱眉。

只有陈信宏能把自己的家整成这样吧。

陈信宏有洁癖。

他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在的时候家里也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


洗手台旁边两套杯子和牙刷安静的紧靠在一起。

毛巾架上的毛巾也还是一蓝一白两条。

温尚翊继续皱眉。

他很想爆粗口。

但是他发现连续半个月泡在录音室做专辑平均每天只睡三个小时的报应来了。

他喉咙很痛。

睡了那么久眼睛里还是有不少血丝。

脑袋还是有点昏昏沉沉。


算了。

前天晚上哭都哭过了。

明天就去把那些东西丢掉。

他没有刷牙直接走到厨房里拿了一听啤酒和一袋零食。

整个人窝进沙发然后打开电视。

这时候原本睡在旁边的猫咪走过来躺到他的腿上继续睡。

他顺了顺黑色的猫毛。


从抽屉里找出遥控器开始不停的更换频道。

温尚翊觉得这个时间真是尴尬。

政论节目已经结束。现在又不是棒球赛季。

都不知道该看些什么。

调累了就在某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频道停下。

他把遥控器往旁边一丢后看向天花板。


然后他听到电视机里面传来熟悉旋律。

脱下长日的假面/奔向梦幻的疆界/南瓜马车的午夜/换上童话的玻璃鞋

某个电影频道正在放《盛夏光年》。


他想起来这是陈信宏喜欢的电影。

而此刻的插曲也是陈信宏喜欢的歌。

歌是很好听。电影也很不错。

很特殊的同志题材。

主角从小便相识。一方暗恋着另一方。

温尚翊觉得这很像他跟陈信宏的故事。

以前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跟陈信宏这么说过。

那时陈信宏搂紧他然后说:『不会啊。守恒和正行最后都没有结果,但我们会一直都在一起啊。』


他还记得当时的心情是有多幸福。

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还能体会到少女的心情。

多幸福啊。那个时候。


但是回忆越美心就越痛。

温尚翊一动不动得坐在沙发上看完了电影。

猫咪弄倒了打开了的听装啤酒。

透明的液体在地板上蔓延开来。

光线透过白色窗帘钻进房间。


啤酒洒了。天亮了。

温尚翊决定要把陈信宏这个混蛋彻底踹出自己的世界。
这样想着。去卫生间拿毛巾准备擦干净地板。

他在镜子里看到了此刻的自己。


原来自己根本离不开陈信宏。

原来自己根本舍不得陈信宏。


他已经泪流满面。




< 只求命运带你去一段全新的旅程 往幸福的天涯飞奔 别回头就往前飞奔 请忘了我还一个人>



最后温尚翊还是去参加了陈信宏的婚礼。

 

当然,他只是作为兄弟。


在教堂门口碰到了蔡升晏和刘谚明。

两个人看到他吃惊了一下。

蔡升晏一脸震惊地问:『莫非你是来抢婚的?』

他转过身去看着墙壁上的十字架。

『我只是作为朋友的身份来祝福他的。』轻笑着说。

 

刘谚明看不下去他那种笑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拍拍他肩膀问『真的没事才好。要不你先回去,你的祝福我们帮你带给他。』

温尚翊摇摇头。


他们三个找到地方坐下来。

陈信宏留给他兄弟的专门的位子。

没有人说话。气氛凝固住。

一直到仪式开始。

温尚翊看着陈信宏站在十字架下等着他的新娘。

然后在神父面前宣誓。我愿意。

 

我也愿意。只你幸福就好。

如果能让你幸福。

就让我一个人忍受所有的悲伤。

温尚翊觉得自己眼前模糊起来。

身体失去重心。跌入一片空白里。

意识模糊间似乎看到正在交换戒指的陈信宏。

他笑得好灿烂。


请一定要幸福。




<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一个人在人海浮沉 我不愿你独自走过 风雨的时分 >



『阿信!』温尚翊从梦中惊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陈信宏出现在他床边。

『怎么了嘛?阿翊?』陈信宏抓着他的手一脸担心得望着他。

温尚翊猛地起身抱住陈信宏。

陈信宏皱了皱眉。轻抚爱人的背脊。

『怎么了?告诉我。』他听到陈信宏在他耳边的呢喃。


呼。松了一口气。

原来刚才的只是梦。

还好只是梦。


温尚翊调整了呼吸。

拥抱松了一点。但始终不愿放开。


『呐,阿信。』

『嗯?』

『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你离开我去跟别的女人……』

『傻瓜。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呢。』

陈信宏在温尚翊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

 

温尚翊真实地感受到陈信宏在他的身边。

陈信宏的体温。陈信宏的声音。陈信宏的吻。

还有一颗只属于他的心。




- The End –



Written By Fan.
2011.12.28


评论
热度(7)
©泛凡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