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凡

爱成一句傻话,活成一句废话

Fate is waiting for you.

Fate is waiting for you.

 

※食用注意※

 

CP:吴卓羲×林峯

 

设定:伪现实向

 

警告:这玩意儿一点儿都不科学

      作者只能听懂广东话,讲不来TAT

 

其他:梗感谢→〈命运这件小事〉

      短篇 清水

 

BGM:顽石点头 - 林峯

 

弃权声明:角色本身不属于我,文章只为表达我对他们的喜爱。

 

※2R一生推!※

 

吴卓羲独自在罗马街头漫步着,说是难得的假期要出来看看风景散散心,实际上却是在异国他乡低着头想心事,手上单反相机也只是摆设一样地托着。

 

『林峯,我钟意你。』

 

『Ron,你是不是喝多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那个夜晚林峯因有些醉意而微红的脸在月光下显得异常诱人,喝得微醺的他忍不住说出了深藏多年自己最真实的心意。对方不经意地把话题给糊弄过去的口气,转身时的决绝,逃走的脚步声,这些那些都在吴卓羲的脑海里一遍遍地回放。他在对方回来之前也逃离了现场,他情愿让对方觉得自己是喝多了发酒疯,也不要被看到暗恋终结落下的眼泪。

 

发觉鼻头一酸,吴卓羲皱着眉头使劲晃了晃脑袋,「怎么又来了。」他自言自语道。

 

他抬起头发现自己在那个熟悉的街口,那个当年拍片来过的街道,与当年一样的宁静。

 

『是很适合开咖啡店的地方。』林峯的声音又在脑中响起,当初拍了照片第一个就传给了他,和自己一样喜欢这条街的他发表了这样的想法。

 

『那到时候我们老了不红了没钱赚了就来这儿开店吧。』当时自己是这么回应的,结果在电话里被对方嘲笑说那么没志气作为演员目标当然是老了也要做老戏骨,自己回嘴说他口气真大,这么一来一去仿佛岁月都被静止,当时作为死党吴卓羲和林峯都是这样想的。

 

吴卓羲边走边抬着头细细地看着这条街,多年过去他们都已经长成独当一面的大人,而这条街丝毫没有变化地独自沉默着,楼上的人家在阳台上养着的花还未完全开放,建筑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有些磨损,显露出它久远的年岁,午后的微风夹杂着咖啡香迎面袭来,还有熟悉的旋律。

 

吴卓羲不自觉得朝着声源走去,最终发现咖啡香也来自于那声源。

 

是一家咖啡店,作为招牌的木板上是潦草的手写英文,吴卓羲依稀能分辨出第一个字母是R最后一个是d,而那熟悉的旋律居然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所唱的歌。

 

吴卓羲推开半关着玻璃门,上头悬挂的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店堂的音响里充满磁性的嗓音在唱着情歌。原本在吧台里擦着杯子的黑发男人抬起头微笑道「benve——(注:意大利语欢迎光临是这个发音)」,看到他的脸时男人的嘴角又上扬了一些,用纯正的中文说道「欢迎光临。」

 

吴卓羲向那男人点了点头找了个靠近吧台的位置坐下,那男人看上去有四五十岁的样子,黄皮肤黑头发的东方面孔上笑起来有着深浅不一的皱纹,和善的微笑和被稍长的刘海略微挡住的漂亮眼眸让吴卓羲莫名地有一种熟悉的安心感。

 

男人拿着菜单来到吴卓羲的座位,把菜单递给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有些低沉,说:「想喝点什么?我们的爱尔兰咖啡很受欢迎哦。」

 

吴卓羲粗略地扫了扫菜单说:「那就爱尔兰咖啡好了。」

 

「好的,爱尔兰咖啡,请稍等。」男人转身进了吧台。

 

吴卓羲打量起这间店的装修来,不远处的CD架上塞满了CD,墙上的装饰画风格与林峯的品味有些相似,门口仍在晃动着的风铃看上去跟林峯有次旅行回来带给自己的纪念品很像,耳朵里尽是林峯的歌声。

 

我好像根本放不下他,吴卓羲心里默默地想着,手肘支在桌面上双手捂住了整个面庞。

 

「爱尔兰咖啡请慢用。」听到声音吴卓羲把手放下,抬头看见那男人的笑脸,「小心烫。」

用咖啡勺在杯子里搅了搅,吴卓羲发现了其中不只有咖啡的味道,多搅了几下让咖啡凉了些吴卓羲便喝了起来,奶油的甜腻,咖啡的苦涩,威士忌的热烈,多种滋味混合在一起涌进嘴巴里。

 

他听到那个男人说:「这不只是咖啡,里面有威士忌哦。」

 

「怎么样?还不错吧?」他点着头看见男人没有回到吧台,而是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是不是很有思念的味道?」

 

吴卓羲愣了愣,心想确实是啊,眼睛直直地盯着桌上喝了一半的咖啡。

 

「爱尔兰咖啡其实是有特别的来历的。」男人单手托腮自顾自讲起故事来,「是在二战的时候,爱尔兰的都柏林机场,机场酒吧里有一位酒保爱上了常来喝东西的空姐。空姐每次来都只点咖啡,但酒保希望让空姐尝一尝自己调的鸡尾酒,于是就花心思研制了这款爱尔兰咖啡。酒保只是把它加在了菜单上,却没有刻意提醒空姐,想等她自己发现。」

 

看男人停住了,吴卓羲有些好奇的问道;「那空姐最后有没有发现?」

 

「有哦,不过是等了三四年后才发现的。」男人笑了笑,「那酒保激动地流泪了,他背着空姐把眼泪抹在了杯口。」

 

「不过故事没有结局。」男人无奈地笑着耸耸肩,「有人说丘比特的箭只射中了酒保一人,有人说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我比较相信是后一个结局,与其说相信,不如说是希望。」

 

「有希望的话就可以一直勇敢地坚持下去,对吧?」男人把不知何时拿在手中的一个杯垫给了吴卓羲,「拿着吧。记住,只要一直拥有希望就可以了。」

 

吴卓羲消化着男人所说的话,「只要一直拥有……希望吗?」,他发现那纸质的杯垫上写着几个字。

 

「顽石也会点头。」

 

耳边响起心上人的声音,唱着:「你是顽石未知痛,却望顽石被击痛。」

 

男人的声音与相貌如风般掠过脑海,与某些东西不经意地重合起来。

 

吴卓羲猛地抬起头,面前不见了那男人也没有那杯喝了一半的爱尔兰咖啡,他站在原来的街口,手中紧握着那张写着字的纸质杯垫。

 

「阿峯——阿峯——」吴卓羲发了疯似的在街上大声喊道,跟着记忆跑到刚才咖啡店的位置,看见的却是贴着暂停营业的旧书店。

 

 

「阿峯,我累了啊。我们去过新的生活吧。」

 

「好啊,你想去哪里?」

 

「去罗马吧,开间咖啡店。」

 

 

「顽石也会点头?阿Ron这是什么啊?」

 

「啊,这个……」

 

 

「店名叫什么呢?」

 

「把我们的名字都放在里面吧。」

 

 

他在店里的CD机里放进了自己最喜欢的恋人的CD,边捶着腰说果然老了都需要睡午觉了,边

走进店铺后边的小花园里。

 

他看着恋人边擦杯子便哼起歌,闭起眼睛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恋人坐在吧台里眼睛瞄到拐角处有个年轻的身影走过来,俏皮地眨了眨眼,自言自语道:「来了啊。」

 

- The End - 

 

Written By Fan. 

2013.06.18

 

 

 

评论
热度(10)
  1. 荔芰泛凡 转载了此文字
    re
©泛凡
Powered by LOFTER